美丽汉中网-汉中新闻资讯综合网站

敲击心房的颤动

[复制链接]

28

主题

949

帖子

214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49
发表于 2019-3-7 10: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胜利长期生活在勉县农村,他深爱着乡间的父老乡亲,对故园的草木生灵有着特殊的情感。最能体现胜利诗歌特点的是抒写农村、农民的诗。《乡村,永远的根》“乡村的老屋/远远的就进入了我的视线/它在山的腋窝里,猫着腰/就像一群就奶的孩子/团团的雾,围住了这个奶娘视线……”《村里人》“嫁进来的女人,就像一根藤/缠住了男人一辈子/男人们,是用打草鞋的绳子/把自个儿牢牢的拴在山上/这座山,就是一座磨盘/磨合着山村人与世无争的生活/磨合着山凹里时光的慵懒/祖辈在这个不知倦怠的磨道里/生死相依相随……”《爷爷的最后时光》,“那天,天气很好/86岁的爷爷知道熬不过几天/就会告别这里的阳光,亲人/可是,马上要农忙了/田地里还有很多农活/他多希望再有一两个月的活头/收完麦子,圆满他最后的丰收愿望”,这是何等的直白表达,何等的真情宣泄!
  作为乡土文学的延续,他试图寻找某种潜在的怀旧心理和寻根精神,并且通过超越体验来表达对沉积厚重的故乡历史价值进行解读和肯定。《老褒城的故事》以深沉悲壮的诗句,写对褒城古镇种种生命状态的体验,它恰似一个古老故事呈现出英雄辈出、烽火诸侯、栈道蜿蜒以及炊烟袅袅、美人浣溪的历史画卷。“谁把几多繁星挂在古镇屋舍的檐角/闪烁着远去朝代那红粉胭脂的泪光/任清风的手抓住褒河那剑笔衮雪的锋芒/婉转成激荡如歌的水声/无数的水花开在卵石的臂弯/摘一朵抛向天空/祭奠一个被典故尘封的女子/灵魂的转世/从悬崖上横空长出的石柱/撑起一块块木制的托盘/盛下千万壮士远去的背影/栈道,是从艰难万险的绝壁上/刀斧剑戈劈出的乾坤/褒谷,永远在风口上/把远去的古人,湮灭的王朝/推到历史的浪尖……”。这种精神是不朽的,它已世代相传,铸成民族之魂,千秋万代,弘扬光大!——《老褒城的故事》是一曲深沉的历史殉道悲歌,更加深沉地沉入了岁月和诗歌的幽谷。
  在天汉大地,他一次又一次承受涛声和岁月的洗礼,夕阳把他拉到地平线上,落日撞沉了地平线,也把诗人的情绪撞沉在苍茫暮色中。
  清湛的褒河水暗示他,把直觉远射到古老的连城山,追踪褒河水远在天外的涛声。被历史淹没的千年栈道,有那么多鏖战玄黄的典故和沉重记忆,让他经历了漫长和恢弘。他仰视寥廓而凛冽的天空,总想在鸡头关的绝顶上量一量寂寞的高度,在水阁云天的栈道上,解开那“石门对石虎,金银两万五”的秘密。难道瞬间流失的,仅仅是生命吗?
  他将满眼的问号斟进瀚海苍茫,他从拟人化的角色中跳出,在恍若中引发人们的唏嘘遐想,意境上也就更上一层楼了。
  读完胜利的诗作,我掩卷沉思,眼前始终挥不去“妈妈的情怀,父亲的期望,褒姒的倩影,清照的无奈……”
  那感觉,其实就是:触摸灵魂的感知,敲击心房的颤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美丽汉中网 汉中星河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4 美丽汉中网  Template by www.wxxlsr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美丽汉中网 ( 陕ICP备12000796号 )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QQ:1365217220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网警服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